边疆党旗红|永德村脱贫小记

作者:新闻存储中心日期:

分类:中国地方新闻

原标题: 边疆党旗红|永德村脱贫小记

  位于我国东北角的黑龙江省不仅耕地多,省内水资源同样非常丰富。全省耕地面积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33.87%,省内有黑龙江、松花江、乌苏里江、嫩江、牡丹江、绥芬河六大河流。

  六大河流中,黑龙江由北向南一路蜿蜒而下,与辗转东去的松花江在北纬47°、东经132°处相汇。两江交汇之处,水流经年累月冲击形成的一块三角平地,就是绥滨县。

  松花江畔的绥滨县城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摄这个位于中俄边境、三面环水的小县城内无一山一石,两江水的滋养为当地水稻种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。澎湃新闻()记者近日在绥滨县永德村采访发现,这个小村庄已于2018年底整村脱贫出列,个中经验亦可窥见绥滨县的发展历程。

  老书记做了三件事

  永德村有640户1841人,是绥滨县第一大村。细数村里多年来的发展,成绩离不开永德村的3位书记。

  老书记吕显贵今年已有71岁,两场大病之后的他身材精瘦,但精神不减。毕竟为村里操劳了一辈子,闲不住的他又在村里一处发电容量为300KW的光伏电站里张罗起来。村里投资买了鸡、鹅、鱼,吕显贵和老伴照看养殖,收益由村里分配给老弱贫困户。

  这一年多,吕显贵都是每天凌晨4点起床,一直忙到晚上7点。说起为啥愿意这么辛苦,他忍不住感慨自己就是个“张罗命”。

  永德村的万亩良田。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摄回忆在村里工作的日子,吕显贵总结:“我任支部书记加村主任31年,没干啥主要工作,做了三件事,修路、植树、办学。”

  1985年,也是当村主任第二年,吕显贵开始张罗修路的事。在这之前,从永德村到北岗乡之间约7公里路只有大概形状,多是坑地、洼地,一下雨大水坑便彻底堵住了出村的路,永德成了“孤岛村”。

  “可闹心了,卖粮、看病赶上下雨出不去,一点招儿(办法)都没有。后来发狠心,一开春就拉沙子修路,加高一米。”吕显贵回忆,他号召全村人齐上阵,村上出钱、村民出力,花了2年时间,从永德村到北岗乡约7公里的路终于修好。

  通往乡镇的路通了,去县里也随之方便许多。“上午去县里下午就能回来,到绥滨县17公里的路来回不耽误,老百姓当时乐坏了。”尝到修路的“甜头”,吕显贵又号召全村村民出力,房前房后20米,挨着谁家的路就归谁家修整。此后又费了一年功夫,永德村彻底解决村里道路问题。

  1997年,吕显贵跟乡里到山东烟台考察学习,看到人家村里都是硬化水泥路,回来后第二年又想办法到县交通局争取资金,将永德村到乡里的这条路硬化,这也是绥滨县第一条农村硬化水泥路。

  一边修路,一边种树。吕显贵继续上一任书记未完成的事业,在永德村植树造林。那时木材值钱,吕显贵思谋着:“留点家底,以后管他谁干,都是大伙的财产。”

  村里买树苗、花钱雇村民种树,每年至少保证种树30亩地。吕显贵当书记这些年带领村民造林近1005亩。

  如今永德村有树林1800亩,落叶松、榆树、杨树、樟树等十几种树种,其中1200亩是用材林、600亩自然林。经过评估,这片林子现在价值3000余万元。这都是吕显贵和前一任老书记带领村民种下的财富,多少人想要砍树建房,几任村书记死把关口,坚决不动林里的一草一木。

  吕显贵为村里办的第三件事就是投资教育。

  高中毕业的吕显贵曾因家境贫困不得不回家务农,但他知道读书的好处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永德村每年为村小学的投入就达到2万元。

  东北的冬季寒冷且漫长。那时除去教师工资,学校的桌椅板凳、教学器材、买煤的钱等都是村上负担。永德村的学校暖和、条件好,附近7、8个村屯的孩子都来永德上学,一个年级最多的时候两个班上百名学生。

  就这样直到2014年,身患癌症的吕显贵从村书记的位置退下来,村主任王伟华接过了永德村发展的接力棒。

  两位书记专做一件事,让村里百姓更富裕

  退下来的老书记吕显贵没想到,这5年间永德村的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“我永德有个优点,不怕能人,村里越有能力的小伙我用你。这么大个寨子,没有个能人,整得窝窝囊囊、说不清道不明可不行。” 吕显贵说。

  王伟华自2005年起担任永德村村委会主任,和吕显贵搭班9年后,于2014年当选为永德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永德村三位村书记,王伟华(左)、姜忠军(中)、吕显贵(右)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摄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
  • 王常松深入绥滨县调研

  • 王常松深入绥滨县调研 本报讯(记者纪伟)21日至22日,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王常松到扶贫包扶点绥滨县